search
  • Chinese Books 001a.JPG
  • Chinese Books 001b.JPG

你會和天主爭辯嗎? ——在耶路撒冷與青年夜談

RM 42.90
- +
icon-cart Add to Cart Whatsapp us
Home

内容简介

原著 : 卡洛.馬蒂尼、喬治.斯波祺,Carlo M. Martini & Georg Sporschill
譯者 : 蔡護瑜
頁數 : 144 頁

馬蒂尼樞機是知名的聖經學者、曾任米蘭教區的樞機主教,是教會中最著名的人物之一。斯波祺神父從事監獄牧靈工作,並與羅馬尼亞吸毒上癮的街童住在一起。他鼓勵年輕人寫信給馬蒂尼樞機,提出心中的疑惑。 

到底年輕人心中有什麼期望?世界又期待他們什麼?這本書就在一段一段促膝夜談中誕生。

這不僅是一場生命經驗的交流,也是在這個不確定的世代,一場關於信仰方向的對話。納匝肋人耶穌的訊息,對明日世界是否仍然有效?其中的思考和答覆,給我們打開一扇大門,朝向一個充滿勇氣又可信靠的教會。


精彩书摘

1.是什麼支持著我們的生命?

 親愛的喬治神父:

夜已深了,可是街頭流浪兒們才剛入睡,「拉匝祿社會工作中心」(The Lazarus Social center)也終於安靜下來。奧地利及德國志工,幾乎每個都出面收集了要向馬蒂尼樞機主教提出的疑問,其實我們都非常想跟您一起去耶路撒冷面見樞機主教,能夠這樣有勇氣又豁達地面對我們所提出的疑問,他一定是位傑出、偉大的人物。希望您不僅向他請教宗教方面的問題,也請問他的生活經驗,我們真的極想多認識他。抱歉!我把收集到的提問就放在您的門邊,因為午夜已過,不願意再吵醒您。

溫策爾(Wenzel)  敬上

 身為一位樞機主教及神學家,您會對不相信天主的人說些什麼?

我會問這個人很多問題。「對他來說什麼最重要?」、「他有哪些理想?」、「他看重哪些價值?」我需要找出這些答案,而不會試圖說服他任何事情,反倒會跟他說,去嘗試不信仰天主的生活是應該的,他也可以多多探索自己。這樣,在生命的某些境遇,他也許能體驗出心中懷有希望,或者留意到是什麼能帶給生活真正的意義與喜樂。我會鼓勵他去與其他的尋覓者和信徒交談,那麼天主會賜予恩惠,他或許能認出天主的確存在。

 您自己又是為什麼會相信天主?您如何體驗到祂?

「認識和相信天主」是父母送給我的禮物。教我祈禱的是我的母親。在學校裡,朋友對我來說非常重要,他們也增強了我的信德。我的家鄉—義大利是歐洲基督信仰文化裡的一部分。那些能把眼睛張開的人就能看到信仰的許多證據。作為一個耶穌會會士,經由依納爵神操更拉近了我和上主的關係,而耶穌最鍾愛的宗徒—聖若望,也是我與耶穌建立友誼的同伴。生命中許多的挑戰,甚至包含那些艱難,都在向我顯示自己能擁有信仰,雖然歷經戰爭、恐怖主義、個人的憂慮害怕,我都還是從這些中被解救出來。我也曾遇到許多善良的人。生命告訴我上主是美好的,祂為我們每人都準備好了前路。

向人講論信仰是我一向的工作,因此我大半的學習也都是圍繞著信仰這個主題。通常只要能用心聆聽就夠了。在米蘭教區,對那些新的提問,常是年輕人幫助我找到答案。通常當你引導他人尋獲信仰時,你自己大多也會因此習得信仰。

體驗上主是生活中最容易、也最重要的事。我能透過大自然、星辰、愛、音樂、文學著作、聖言,及許多其他方式體驗上主。這是一種專注力的藝術,就像你必須學習愛的藝術,或在工作上善盡職責的藝術。

 有時候,您會和天主爭辯嗎

在每天經歷的事上,我都會碰到困難,但最大的問題是,首先我就不能明白上主為什麼讓祂的兒子在十字架上受苦受難。即便是一個主教,有時我甚至無法注視十字架,因為這個疑惑始終困擾著我,然後我就會跟天主爭論。每個人都必定會死,死亡就是這麼的清楚和確切,但是天主為什麼要這樣,非要藉由祂兒子的死亡,天主也可以免除人類的死亡啊?我一直在心中掙扎,直至相當晚期,才在神學反省下領悟:我們都會自求生路以保全身而退,如果沒有死亡,我們就不能把自己全然地交給天主。唯有面臨死亡,我們被逼著只能完全寄望於天主,完全信賴上主,我希望在死亡中我真的能向上主俯首順服。

 主教和神學家是否也會碰到一些問題,而成了自己信仰上的負擔?

恐懼、對天主缺乏信任,才正是信仰上的負擔。無論是當主教、在相當具規模的大學擔任教授、與恐怖分子交談、融合歐洲各地教會,或是回覆教宗的提問,當天主賦予我一項任務,我卻認為自己辦不到時,我真要說自己有時是有所保留的。在衝突中的景況,有時真是極為艱難,我雖然不跟天主爭辯,但是會問天主:我做得到嗎?為什麼我就必須去做?我是適合的人選嗎?

尤其是在與人分離與告別時,不管是別人離開我或是我得離去,我都特別會跟天主爭論。或者是在我覺得無助的那些時刻,有時候天主交給你一項重大任務,把許多人託付在你手裡,你卻沒有很多可用的資源。

那些都讓人覺得傷痛,我就會像聖詠作者一樣,向天主質詢:「為什麼非得這樣?」最終毫無疑問地,我總會領悟到一些嶄新、而且更深刻的東西。但是起初,當你仍看不到即將到來的更新時,總會感覺十分糟糕。很自然的,你需要對天主有很大的信任,但這些往往都是由懷疑和問題開始。

我沒有什麼能跟天主爭論的理由,因為天主一向指引我,甚至溺愛我,為我預備了平順的路途,在我身邊安排了很多教導我、支持我的人,也有需要我協助的人,因此我愈來愈覺得天主愛我、接納我。

 如果碰見耶穌,您會問祂哪些問題?

我會問祂,我是這麼的軟弱,又犯了許多過錯,祂是否仍然愛我?我雖然知道答案,但還是真的想要聽祂再次說祂愛我。

我也會問祂,在我快要死的時候,祂是不是會來找我?會不會接納我?我會問祂在面對生離死別的黑暗時刻,祂會不會指派天使、聖人或我的朋友來牽著我的手,幫助我克服恐懼。

作為一個主教,擔負著教會的責任,早年我會問耶穌:「祢為什麼容許在年輕人和教會中間隔著一道鴻溝,尤其是那些不虞匱乏的青年和能提供給他們全部天堂寶藏的教會,為什麼雙方不能靠得更近?」我會問祂:「為什麼年輕人會變得這麼地無所謂,無所謂到棄生命的美好於不顧?」

身為主教,我多次問天主:「為什麼祢不給我們一些更好的點子,或者讓我們因愛更堅韌、或者能更勇敢地處理當前問題?」或者問:「為什麼我們的神父這麼少?為什麼大家需要和尋求修道人士的輔導,但是修會會士也這麼少?」早期,我常問類似的問題,可是現在,我更好說是祈求祂接納我,並且在困難的時刻不要離開我。

Your cart is currently empty.
Continue shopping